☆月寒夜★

關於部落格
一些關於cosplay的東東或者一些手工~~
不過~汗~|||老子是道具白痴~
  • 2172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聖魔之血>四位一體&故事的後續~

        神学大全中的四位一体(十字架背负者01—04)

 该隐·奈特罗德 Cain Knightlord
该隐,阿贝尔的双生哥哥,也是4位遗传因子调整儿中第一个成为"十字架背负者"的,因此是"十字架背负者01"。他才华横溢,而且亲切、温和、稳重,那时的确是一位十分出色的领导者,深受众人爱戴。他身为联合国红火星计划的总负责人,拥有联合国宇宙军上校的职衔。 该隐·奈特罗德:国连航空宇宙军大佐,RED MARS计划管理部计划部总负责人,移民团最高负责人。识别号码为:UNASF94-8-RMOC-666-01-ck。

但是在他内心深处依然怀有对人类的憎恨,憎恨人类创造出他心爱的亲人们,却只是为了利用他们实施计划。该隐其实也深感身为工具的痛苦,并为他们4人而悲哀。故事中他曾经死亡过一次,虽然无从得知究竟发生了什么,但"十字形杆状细菌"(超微机械"十字架背负者")与他发生精神融合后,他就与其产生了毁灭世界的共同构想。

该隐首先杀死了莉莉丝,并且夺走了她的"十字架背负者04",因为他对这种超微机械抱有兴趣。他意欲毁灭世界,但在这目标达成前,被阿贝尔扔出了方舟,穿过大气层落到地表后烧成一堆灰烬,其后才从中缓慢地复活。

显然,这对他来说也是极其惨重的伤害,并严重阻碍了毁灭世界的进程,甚至900年来也没有真正痊愈。每次他只能使用自己的身体几小时而已,必须经常借助再生系统进行恢复。如果使用自己的能力,就会大大缩短活动时间,这就是该隐为什么没有与阿贝尔和赛丝直接敌对,而以其他的方式(骑士团)暗中阻碍他们的原因。如果他的身体完好,就会选择直接杀害他们而夺取其中的"十字架背负者"02、03。在过去曾是人类的时候,他亦兄长般地关爱着阿贝尔和赛丝,但当他被改造为"十字架背负者"后,这种感情竟然逐渐消失了。

由于无法正常行动,该隐决定组建蔷薇十字骑士团来挑起世界混乱。实际上他完全不在乎骑士团,他们在他心中其实毫无地位,因为仅凭他一人之力就可以实现毁灭世界的野心。因此当骑士团那些人同样想危害时局时,也放任他们为所欲为(同样也不在乎他们的内部分裂),对他来说组建这个组织的第一要务只不过是为了让身体恢复正常。

该隐的还计划着占据伦蒂尼姆的秘密实验室,那是阿贝尔的诞生地。他诞生的柏林实验室已经在大灾变中被毁。因此在该隐得手前,阿贝尔决定将其破坏,该隐要从这个实验室获得当初制造他们同型遗传因子资料,伊萨克将其称之为"诸神的蓝图"(很说明问题的称谓~)。这个严禁长生种进入的实验室位于伦蒂尼姆的一个犹太人居住区地下,哪里包含着大灾变前欧盟的最高端科技成果。

————————
阿贝尔·奈特罗德 Abel Nightroad


和生成该隐的遗传因素几乎完全相同,阿贝尔可谓是该隐的双生兄弟。身为红火星计划的代表之一, 他拥有联合国宇宙军中校职衔,并且管理着组织的一切安全事务。亚伯·奈特罗德:国连航空宇宙军中佐,RED MARS计划管理部保安科总负责人,识别号码为:UNASF94-8-RMOC-666-02-ak。 

但他这人具有暴力倾向,而且无疑相当讨厌人类,因此殖民团的人也视他为眼中钉。只有和莉莉丝交流时才会流露出真实的感情。

在从火星回来后发生了意外事件,一位归还者被残存者攻击并杀害了,这使阿贝尔大为震怒。尔后立即组建了镇压残存者的军队,并夺去了数以百万计的生命。当莉莉丝站到人类一边后,他开始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但这并没能阻止最终莉莉丝的死亡。这时他深感自己负罪之深,他们的死去都是自己一人的错误导致的,从此便走上了漫无尽期的赎罪之途……

现在,阿贝尔立场已经完全不同于从前了,他坚信残存者和归还者之间是完全平等的。以神父的身份藉由为梵蒂冈教廷工作,象征着和平而不再与任何一方为敌。

但其实,阿贝尔并不真的相信什么宗教。在他的心中只有一个至高无上的信仰,那就是命运。

关于战斗……

阿贝尔很清楚面对危机他必须做出妥协时,终要启动自己的能力。每次发动"十字架背负者"都不可避免的多少被它的毁灭欲所控制,从而失去自我。超微机械也总是试图诱使他提高启动率,他明白这对自己的灵魂是怎样的威胁,所以阿贝尔一直尽量避免使用这种灾难性的力量。如果遇到强大的对手被迫提高启动率(或者体力耗尽被迫变身时),他就更可能会被这力量吞没而暴走。除了实现赎罪的人生目标,这也是他避免对他人发生冲突和杀戮的一个重要原因。

对于该隐……

尽管与杀害了莉莉丝的哥哥有仇,阿贝尔还是深爱着该隐,他相信是"十字架背负者"使该隐变成了今天的样子。甚至他认为将超微机械分离出他的身体,失去了超微机械的他们将会正常地变老,自己爱的那个该隐也会回来——即使知道这也许是不可能的……从前该隐的形象是如此地深入心灵,固然他心中也潜藏着毁灭复仇的欲望,但也不可能像现在一样。在出生的时候,谁会料到自己竟注定被当作红火星计划的工具呢?对于这一点,阿贝尔也是如此了解他们心中的仇恨、痛苦与绝望……

对于人类和"吸血鬼"……

阿贝尔坚持这二者的平等地位,并且为达到这一目标而不懈努力着,试图建立其间的和平局面。某种程度上这也会使他感到一点安慰,毕竟就是他最先点燃了挑起两族长达千年的仇视与战争的导火索,。

————————
赛丝·奈特罗德 Seth Nightlord——夜之女王奥格丝塔·芙乐蒂卡


她是4位遗传因子调整儿中最小的妹妹,也是"十字架背负者03",身为联合国宇宙军少校,主要负责科技部门。塞思·奈特罗德:国连航空宇宙军少佐,RED MARS计划管理部技术开发部总负责人,识别号码为:UNASF94-8-RMOC-666-03-sk。

其实她是个本性天真的理想主义者,相信一切事物都在变化,而且长生种是人类进化最真实而优秀的状态。(原文:真正的人类)她认为短生种(人类)生命短暂,做什么事情都自私地先考虑自己,从来没有长远的目光。但这并不意味着她就此要消灭短生种,而是让他们保持从属于长生种的地位,作为其下属和工人。

当她发现该隐还活着的时候,即使和该隐一样站在反对人类的同盟中,她也还是果断地与只是纯粹的想毁灭人类的他断绝了关系。因为赛丝非常清楚该隐是一个多么危险的存在,而且他早晚不会放过他们。

现在赛丝正在进行使长生种对紫外线和银免疫的实验研究,当然,这对梵蒂冈教廷的威胁可想而知。

————————
莉莉丝·萨哈尔 Lilith Sahl


莉莉丝是第一个诞生的遗传因子调整儿,奈特罗德系列就是以她为基础生成的。她的职衔是中校,与阿贝尔相同,在该隐之下,赛丝之上。负责红火星计划的医疗保健机构,而且阿贝尔对她一直怀着某种深刻的感情…… 莉莉丝·萨尔:国连航空宇宙军中佐,RED MARS计划管理部医疗科总负责人,识别号码为:UNASF94-8-RMOC-666-00-ls。

她对归还者和残存者之间的战争持明确的反对态度,并且在战争中站到了残存者一边,在小说章节中也有特别指出。她的离开引起的一个重要问题是关于方舟的,因为方舟需要4个代表一同控制才行,莉莉丝的离开使奈特罗德们无法单纯进行操纵。此外她还统一了残存者们,这无疑是对奈特罗德率领的归还者阵营的又一个重要打击。

最后该隐借和谈之名将她引到方舟,但是在那之前,她给阿贝尔留下了一些话……

"阿贝尔,你无法真正憎恨这个世界,因为在你内心深处还是爱着人类的。你与世界为敌,但那只是爱的反面。正因为你爱着、相信着人们,在遭到背叛时才如此地无法忍受,以至于与世界为敌。这个世界不是你的敌人,请你回头,重新开始……请不要忘记这一点。"(就是热沙天使最后的那些话)

那时莉莉丝已经隐约预感到了自己的结局,但这些话也表现了她对阿贝尔的信任和关怀……最终使他看清了自己,回到了人类一边。

当该隐杀害莉莉丝时夺取了她体内的"十字架背负者04",但他的身体与其无法兼容,这使他的力量暂时下降。这是为什么他被阿贝尔打入地表后复活如此缓慢的原因。(猜测:"十字架背负者"似乎会带有宿主的意识,可以说能够作为灵魂的载体,即使进入了另一个人的身体也未必会执行他的意志。依此类推,要是该隐和阿贝尔或赛丝融合的话,也许就会受他们影响放弃世界之敌的野心?所以该隐即使杀了她的弟妹,他的计划也未必会实现,这一点恐怕是他没有想到的。)

莉莉丝死后,3位"十字架背负者"阵线解体,各自为战:该隐依然追求着毁灭世界的终极力量;赛丝建立了属于长生种的国家;而阿贝尔,却在为实现莉莉丝未竟的事业而奋斗着……

==============
後續的故事~

1、为了取得波西米亚(Bohemia)公国的资源,获取更大的利益,教皇厅和格马尼库斯(Germanicus)王国打算入侵波西米亚。身为阿尔比恩(Albion)女王的艾丝缇,为了阻止这项阴谋而介入其中。她提议在布拉格(Prague)召开由当事国参加的国际会议,并决定亲自参加。为了阻止艾丝缇的行动,教皇厅和格马尼库斯派出了众多刺客企图暗杀她。在教皇厅的极端分子所积极策划这场阴谋背后,蔷薇十字骑士团和该隐也涉足其中。
 
2、另一方面,亚伯和以恩正在追踪一批从维特(Vitter)岛被盗走的神秘资料,两人朝波西米亚公国进发。为了寻找线索,他们假扮成布拉格某所大学的老师(亚伯)和学生(以恩),展开了调查。 
 
3、亚伯察觉到暗杀(艾丝缇的)阴谋以及该隐的策略,于是打算帮助艾丝缇从布拉格脱出。但是卡特琳娜认为,这是向全世界揭露蔷薇十字骑士团的存在的绝好机会,因而没有听从亚伯的请求。此时的卡特琳娜已身患胶原病而时日不多,对她而言,这是消灭骑士团的最后的机会。同时,她对亚伯的感情也愈加难以抑制,再加上因亚伯对艾丝缇的关注而产生的嫉妒心,使得她失去了冷静地判断当前局势的能力。 
 
4、最终,亚伯再次离开了AX,决定和以恩一起营救艾丝缇。卡特琳娜被他的行动所激怒,她派遣托雷士和莫尼卡潜入波西米亚首都布拉格,命令他们逮捕亚伯。  

 
5、教皇亚历山卓、日耳曼国王路德威格、阿尔比恩女王艾丝缇以及波西米亚的里普希夫人(?)正在进行紧张的谈判。与此同时,亚伯决心对抗由弗兰契斯柯的异端审问局所派出的刺客朱迪丝修女和骑士团所派出的艾丝缇暗杀团。但是,他遭到了受命于卡特琳娜而前来逮捕他的托雷士和莫尼卡的阻挠,亚伯阻止暗杀行动的计划失败了。当艾丝缇陷入危机就快被朱迪丝修女杀死时,教皇亚历山卓冲上前挡下了这致命一击。艾丝缇虽然九死一生,但亚历山卓为了保护她而献出了生命。  

 
6、该隐现身并与亚伯交手,亚伯再次被该隐击败。波西米亚公国因格马尼库斯和教皇厅军队的进攻而灭亡。艾丝缇勉强逃脱,回到了阿尔比恩。 
 
7、得知亚历山卓的死讯,卡特琳娜陷入深深的悲痛和自责中,她的健康状况愈加恶化。此次事件之后,她几乎不在公众场合出现。弗兰契斯柯同样为亚历山卓之死而悲伤,但他很快就宣称自己登上教皇之位,并将为世界以及教皇厅贡献自己的力量。 
 
8、新教皇弗兰契斯柯声称,阿尔比恩女王艾丝缇应对前教皇亚历山卓之死负责。并以“未能有效防止亚历山卓的暗杀”为由,将卡特琳娜流放,AX被解散。
 
9、蔷薇十字骑士团策划的一系列活动,导致人类世界和帝国之间的关系戏剧性地恶化。利用所谓的致命“事件”,教皇厅出动了反阿尔比恩和帝国的十字军,这使得维持了百年的、长生种与短生种之间的平衡最终瓦解,短生种开始向长生种宣战。这时,卡特琳娜依旧沉浸在亚历山卓之死的悲伤之中,由于胶原病的恶化,她卧床不起,对这一局势无能为力。 
 
10、由弗兰契斯柯领导的十字军开始入侵帝国,但被帝国军击败。同时,位于阿尔比恩的十字军在多佛海峡遭到艾丝缇军队的顽强抵抗后被迫撤退。接连的战败让弗兰契斯柯感到绝望,最终,他决定使用核武器……在核武器的攻击下,帝国第二大城市提米索拉(Timisoara)被毁灭。弗兰契斯柯的第二个目标是帝国首都拜占庭和阿尔比恩首都伦迪尼姆。 
 
11、为了防止核攻击,塞丝不得不解开隐藏在帝国宫殿的方舟的重启封印,打算利用卫星轨道上的方舟所搭载的卫星炮来摧毁教皇厅的核军事基地。然而,这正是该隐所期待的。一旦塞丝揭开了封印,该隐就能进入系统,让狄特里希控制方舟,他们企图让方舟降落到地球上。 
 
12、亚伯和以恩追踪着该隐的行踪进入拜占庭。在帝国,亚伯、塞丝和该隐展开了激战。战斗中,狄特里希启动了方舟上的卫星炮。罗马被直接命中,整个城市被摧毁。教皇厅全灭,弗兰契斯柯被杀。幸运的是,卡特琳娜正在米兰疗养,躲过了此劫。该隐依旧想让方舟降落到地球上,但塞丝牺牲了自己的生命阻止了他的计划。帝国女王芙乐蒂卡,即塞丝·奈特罗德死亡。混乱中,亚伯和该隐似乎同归于尽,但事实上两人都生还了,只是受了重伤。
  
 
13、罗马的毁灭和女王芙乐蒂卡被杀使世界陷入混乱中。两年后,由于蔷薇十字骑士团的操纵,亚伯·奈特罗德被陷害为“来自教皇厅的暗杀者”。因此,当人类世界由于失去了罗马和教皇厅而陷入混乱之时,帝国向短生种宣战。开战两年后,帝国夺取了短生种的一半领土。人类国家只有两个幸存下来,阿尔比恩和格马尼库斯。 
 
14、作为战胜国,帝国由于无法控制领土的快速扩张而开始减慢行军速度。同时,艾丝缇的军队和她领导的前教皇厅成员(包括前AX成员)形成了一股顽强的反帝国力量,使帝国陷入两难境地。 
 
15、年轻的Kaurstein伯爵之女卡米拉在街上捡到了一名短生种(亚伯),这个银发碧眼的短生种失去了记忆。经过调查,他似乎和阿尔比恩女王艾丝缇有着某种联系。急于想获得战功的卡米拉带着这个银发的年轻人进入了敌方领土,计划暗杀女王艾丝缇。但是,在和卡米拉一起行动时,亚伯的记忆开始逐渐恢复。最后,亚伯和艾丝缇再次相见。  
 
 
16、加入蔷薇十字骑士团的卡特琳娜和托雷士登场了。卡特琳娜已经对自己的人生感到绝望,并迷失在对艾丝缇的嫉妒心之中……然而,这只是她利用的假象,她赌上了自己的人生,打算从内部摧毁骑士团。 
 
17、显然,狄特里希从未信任过卡特琳娜和托雷士。不过,当该隐的完全恢复日益临近,他开始对该隐感到不自然(原文:awkward)。他被卡特琳娜提出的问题所困扰——在该隐完全复活后,骑士团、肯普法和你还有什么存在意义?——卡特琳娜对狄特里希展开心理攻势,并最终使他背叛了该隐。同时,女王艾丝缇、亚伯、卡特琳娜和以恩正准备开始与骑士团进行最后决战。 
 
18、最后,最终舞台回到了卫星轨道上的方舟之上。打算将方舟扔向地球来毁灭世界的该隐,和为了阻止他的亚伯,开始了最终决战。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